浙江高考早知道官方网站

高校图书馆“账单”来了 里面有什么名堂?

时间:2019-08-08来源:澎湃新闻  浙江高考

  中国有近3000所高校,每家高校每年都会斥巨资采购各类图书资料和学术资料库,哪家大学在图书馆建设方面最慷慨?

  根据教育部网站,全国共有2914所高等院校,其中2017年有843所高校公布了图书馆统计数据。我们选择其中总经费排名前50的高校进行分析。由于宁夏大学在数据库中出现两次,数据异常,剔除之后,还剩48所。

高校图书馆“账单”来了 里面有什么名堂?

  中山大学图书馆以1.33亿元拔得头筹,北京大学和复旦大学分列第二、三名。排名第1的中山大学和排名第48的湖南大学,图书馆总经费相差1个多亿。

  其中34所高校图书馆总经费相较于2016年都有所增加,增长率排名前三的分别为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包头医学院和成都中医药大学。

  有5所高校图书馆(西南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河北理工大学、河北医科大学、广东医科大学)未上传2016年经费,故无法进行比较。

  高校图书馆为何“晒账单”?

  话还得从2011年3月全国“两会”说起。当时,复旦大学图书馆公开的《2009年度图书馆经费使用情况表》被“炒热”。

  时任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的葛剑雄接受《检察日报》采访时,揭露国内高校图书馆“内幕”:图书馆作为采购图书的大户,能拿到更优惠的折扣,实际购书价格会大大低于标价,进而产生回扣,这笔回扣就成了图书馆的“小金库”,作为员工的奖金和津贴,或用于一些无法由财务报销的开支。

  所以为了杜绝图书资料回扣现象,高校图书馆纷纷开始“晒账单”。

  高校图书馆年度经费构成

  依据教育部图工委的统计指标,高校图书馆年度经费包括文献资源购置费、加工费、设备购置费、维护费以及办公费等多项费用。

  但在教育部图工委现公布的数据中,只能查询到文献资源购置费、纸质资源购置费、电子资源购置费三项费用。

  另外,大学在填报数据时,也并没有完全按照图工委的分类来填,比如重庆大学和暨南大学图书馆的2017年度总经费,全部都用来购置文献资源。类似情况的还有深圳大学城图书馆(99.68%)、清华大学图书馆(99.65%)、广东医科大学图书馆(99.31%)和上海交通大学图书馆(99.14%),这些大学文献资源购置费在年度经费中占比非常高。文献资源占比最低的是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13.03%)。


高校图书馆“账单”来了 里面有什么名堂?

  高校图书馆年度经费排名变化

  在总经费TOP48的高校图书馆中,2017年与2016年相比,24所的排名呈上升状态,3所未出现任何波动,另有16所呈下降状态。

  有3家高校图书馆经费在2017年猛增,排名也突飞猛进。其中,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经费排名前进591名、包头医学院经费排名前进339名、成都中医药大学经费排名前进111名。

  1、三家大学经费从哪儿来?

  根据《光明日报》2014年11月的一篇报道《大学图书馆与公共图书馆的区别》,部属大学办学经费主要来自中央财政,由教育部拨款,一般是按照在校大学生的人头数来划拨;省属大学办学经费来自地方财政,由省主管部门拨款,私立学校的办学经费由办学投资人筹集以及学生缴纳学费。大学图书馆经费从学校办学经费中划拨。

  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由四川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与德阳市人民政府共建。主管部门:四川省人民政府。

  包头医学院(内蒙古科技大学包头医学院),成立于1958年。主管部门:内蒙古自治区教育厅。

  成都中医药大学,创建于1956年。主管部门:四川省人民政府。

  以上三所“突飞猛进型”高校图书馆均属于省属高校,其经费主要来自地方财政,由省主管部门拨款,从整个学校的办学经费中划拨。

  2、为什么总经费增加了?

  通过查询这3所高校的信息公开网,我们发现包头医学院2017年总收入比2016年高出约14亿,其中约12亿来自事业收入增长,而该项数据在2016年为0。四川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和成都中医药大学2017年总收入比2016年有所减少。但是3所高校2017年的教育支出对比2016年均有所增加,而图书馆部分的具体情况没有体现,所以无法深入。

  图书馆经费多的高校都在哪些地方?

  我们对总经费TOP48的高校图书馆进行了地域分布分析,发现高校图书馆总经费之和排名前5的省市依次是广东、北京、上海、四川和江苏。


高校图书馆“账单”来了 里面有什么名堂?

  根据国家统计局2017年公布的31个省市的GDP总值,广东省以89705.23亿元居全国各省市之首,江苏、四川也跻身全国前5名。地方经济发展水平是决定地方财政收入的最主要因素,而地方高校的收入来源主要依靠地方财政教育拨款,地方经济发展水平决定了地方高校教育经费的高低。所以广东、四川、江苏等地的高校图书馆经费相对较多也就不足为奇了。

  数字资源还是纸质资源?

  “图书馆资源建设,究竟是数字的还是纸质的?”中山大学图书馆馆长程焕文教授在“2018年中国高校图书馆发展论坛”上再次提出了这个问题。

  在总经费TOP48的高校图书馆中,有40所高校电子资源购置费在文献资源购置费中的占比超过纸质资源购置费占比。

高校图书馆“账单”来了 里面有什么名堂?

  而《2017年中国高校图书馆发展报告》显示,提交文献资源购置费的789所高校图书馆,电子资源购置费所占比例已经过半,且均值与所占比例自2006年以来呈逐年升高趋势,增长的斜率正在变大。

  这表明电子资源购置费成为图书馆文献资源购置费支出的主要部分。

  电子资源购置费占文献资源购置费比例最高的5所高校图书馆分别为中山大学图书馆、北京大学图书馆、清华大学图书馆、西南大学图书馆和四川大学图书馆。可以看出,国内一流大学高校图书馆都正在进行“无形的蜕变”——从“纸质资源拥有者”蜕变为“数字资源使用者”。

  数字资源带来的问题

  早在2016年,包括北京大学在内的多所高校因知网涨价的幅度每年都保持10%以上而宣布停用。2019年,知网被苏州大学学生起诉着实“火”了一把。

  国内外数据商的数字信息资源垄断是目前我国高校图书馆面临的最大困扰。许多数据商为了提升其数据库产品的竞争力,与众多书刊出版机构签署独家数字出版授权协议,如中国知网的独家授权期刊达到1,600种。纸本出版商和数据商成为利益共同体,图书馆只能是“被宰的羔羊”。

  数字化资源给高校带来便利的同时也裹挟着很多困扰。除了资源垄断导致价格上涨,还有资源讹诈(捆绑售卖纸本期刊、拆分数据库、同类重复、高价售卖学位论文)、资源壁垒、资源浪费、资源同质和阅读退化等。

  你能想象有一天走进学校的图书馆里,发现没有整齐排列的书架,甚至连一本书也没有的样子吗?那图书馆这一场景的意义还在吗?

  最后,我们特地为不向“万恶”的数据商屈服的朋友们搜集了一些免费又好用的电子资源数据库,请尽情享用!


福建农林大学
闽南师范大学